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政策转向时机未到 日本央行仍将“按兵不动”

  日本央行将于本月30日至31日举行货币政策会议。日本央行是否会改变其货币政策,也成为了近期市场热议的话题。由于自今年年初以来日本经济增长一直疲软,在此前的会议中,日本央行一直延续了“QQE+YCC”(质化和量化宽松+收益率曲线控制)的政策框架,即维持政策利率-0.1%不变,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继续维持在零附近。但据日经新闻本周四最新消息,日本央行有可能将在本月的政策会议上调转政策方向,考虑调整利率目标,并同时修订收益率曲线目标以及改变其购买的上市交易基金(ETF)组成结构。

  受日本央行或将收紧货币政策消息的影响,本周全球债市长端收益率急涨。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一度攀升至半年新高,同时波及欧债、美债连遭抛售,收益率跟随走高。美银美林报告指出,近期,全球债市遭到抛售是市场受到日本央行政策转向预期影响而产生的投机行为。因猜测日本央行可能将采取措施让长期利率更正常地回升,同时考虑到这一动作将对全球债市造成的影响,市场押注国债长端收益率将走高,造成了全球主要经济体国债和国债期货价格大幅下跌。

  自2013年4月日本央行推出QQE政策至今已有5年。如今,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大多都已摆脱经济危机带来的阴影,走上了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道路,美联储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欧洲央行也即将结束量化宽松,唯有日本仍旧停滞在“负利率”时代。超宽松货币政策虽然刺激了日本经济的增长,但其带来的副作用同样难以忽视。有经济学家指出,长期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加剧日元贬值压力,日元套利交易会再次盛行,加剧了全球金融风险,同时会导致日本政府债务上升,加剧债务风险。另外,负利率也削弱了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增加了银行的风险。日本金融厅7月中下旬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8年3月的2017财年,日本106家地方性银行中有40%的银行出现了至少3个财年的连续亏损。

  面对多重风险,调整货币政策似乎是日本央行的最好选择。不过,想要退出量化宽松似乎比想象中更难。日本宏观顾问公司(Japan Macro Advisors)首席经济学家久保卓治表示,日本央行持有的国债已经接近市场的41.8%,这一数字大致相当于日本的GDP总量。日本央行的这一主导地位已经扭曲了债市的功能,使日本债市流动性几近枯竭,因此,当日本央行最终要退出QQE计划时将发现逐渐减少购债会很困难。

  分析师们也普遍认为,日本央行政策转向时机尚未到来。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称,考虑到日本通胀远低于央行目标,很难相信日本会放松其收益率曲线控制措施。该行预测,日本央行不会在下次决议上改变货币政策且收益率曲线变动是暂时的。美银美林也表达了与摩根士丹利类似的观点,表示日本央行距离2%的通胀目标仍很遥远,因此“并不担心”政策会在此时转向。三菱日联首席经济学家岛中雄二则表示,日本央行更可能在10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采取行动而不是现在。“因为到那时,因油价上涨,日本的CPI可能会增长1%或更高。”岛中雄二说。

  尽管日本已经摆脱通缩困境,但通胀仍长期低位徘徊,迟迟未能达到日本央行2%的目标。今年以来,日本经济增长一直疲软,通胀持续低迷。虽然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一直坚称2%的通胀目标仍在可控范围内,但市场早就开始怀疑达到通胀目标要比央行预期得更久。路透社在近期的一篇报道中预计,日本通胀率或在未来长达3年的时间里都无法达到目标。而最新的经济数据也支撑了这一观点,日本总务省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6月CPI同比增长0.7%,远低于2%的通胀目标。

  此外,分析师认为,当下全球贸易摩擦加剧也成为了影响日本央行决策的重要因素。著名财经分析师凯文·缪尔撰文表示,当前全球贸易局势仍不明朗,日本央行不大可能在这一时刻选择退出宽松,这会引起日元飙升,那对于依赖出口的日本将是“经济上的自杀”(economic suicide)。

  还有更为激进的分析认为,日本央行不仅不会收紧货币政策,实际上还可能会加大货币宽松力度,以解决停滞的物价增长。摩根大通证券首席日本分析师藤原浩认为,日本央行下周将推出前瞻指引,称长期利率为零的目标将不会发生变化,直到物价增速达到足够的水平,通胀预期显示明显的改善。他认为,以这种方式强化日本央行致力于达到2%的通胀目标实际上是加强宽松。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