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吕立新:如何能够藏好画

  十年丹青过眼,一缕情愫如旧。

  这是著名文化学者、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文明之旅》主讲人、艺术品鉴赏与投资专家吕立新10年从事书画艺术鉴赏、收藏的感悟。

  日前,吕立新新著《藏画真好》在京首发。作为吉林出版集团图书出版公司策划出版的《中国名家精品书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该书收录了吕立新近十年来鉴赏、鉴定过的名家画作,并附有作者的随感小记和艺术感悟,图文相和,清雅别致。

吕立新近照

  集藏心得:藏画真好,藏真画好,真画藏好

  “买画藏画,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在书中,吕立新由衷感慨。

  在该书首发式上,吕立新称,《藏画真好》的书名里其实隐含着自己“混迹”收藏圈多年的体会和心得,“藏画真好,藏真画好,真画藏好”,且一再强调“为何一再坚持要大家藏好画”。

  在吕立新看来,这个 “好画”,是指中国近现代书画大师的精品力作。在书中,吕立新披露了自己在买画藏画过程中的两次重要思考。

  第一次思考是2007年至2008年,当时当代艺术异常火爆,许多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甚至超过了传统大师。在此大环境下,到底是该坚持收藏中国画大师作品的方向不变,还是改弦更张投入到热炒当代艺术狂潮中去,的确让吕立新有过“纠结”。最终,吕立新还是决定坚持原来的收藏方向,一如既往地相信“齐白石”,相信“王雪涛”……一如既往地相信“周思聪”,市场上只要有好的周思聪作品,不由分说肯定拿下。“不去跟风,不趋利冲动,而且还要抓住大多数人把关注点放在当代艺术上,中国画作品出现的短暂价格低谷期去多收藏好东西”。

  第二次思考出现在2013年春季,面对产业结构调整,新事物和新概念不断风起云涌,实体经济下滑,传统行业受到了前所未有冲击。而此时,国内艺术品市场也好像步入冰封期,无人问津,冷落萧条。问题凸显,摆在眼前:传统的书画收藏投资还有没有前途?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

  据吕立新介绍,那个时候,接连几个晚上,在南锣鼓巷附近的胡同里游走漫步,看着眼前一家家闪着霓虹的小店,思考着自己的职业未来。

  “我想,艺术品是远远高于日常消费品之上的最高端最稀缺的资源型物品,能极大地满足人们对稀有物质占有欲望,在精神方面的慰藉功能也是其他物品无法比拟的。”吕立新举例称,“比如你拥有一栋别墅,也许人们并不会觉得有多么特别,可是当你拿出一幅好画时,却令万人称羡。难怪许多有经验的人士常说藏画会上瘾”。 而且,社会越是想要快速发展,则越需要作为基础的传统文化和行业发挥作用。基础的作用是极其重要的。社会对传统的忽视一定是暂时的,是无暇顾及造成的,而并不是传统真的没落了,一文不值了。反之,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的东西会愈发彰显价值。从消费角度而言,在新领域、新业态中赚到钱的人,无论如何还是要到传统领域去消费的,财富积累越多的人,也会更加注重生活品质。

李苦禅《蔬味》

  经过深思,吕立新对中国艺术品行业更加坚定了信心。打消疑虑,继续前行。“未来艺术品将是财富的唯一出口。而买好画藏好画会使你受益良多,并且也将会是你处置家庭财产的很好方法,这一观念我无比坚定。”

  市场趋势:“未来黄宾虹一定是最贵的,收藏‘林风眠’要小心”

  在书中,吕立新为爱好收藏的人士“指点迷津”,“李苦禅的作品是近现代书画大师作品中目前极为难得的一块价格洼地,这种机会可真是少之又少了”,“练好眼力,在市场中去寻找质高价低的潘天寿作品,还有机会”。

  吕立新认为,“齐白石是书画领域的‘硬通货’。“从收藏投资角度而言,还有什么比藏一幅‘齐白石’更让人心里踏实的呢!”作为专业人士,吕立新经常应朋友要求给出一些收藏建议,而他也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作为中国近代画坛的头号大师,齐白石艺术成就高,知名度大,影响范围广,假如要办一届美术奥运会的话,最能代表中国参赛的选手也一定是他老人家了吧。在收藏界,齐白石拥有最大量粉丝群,从艺术品投资的角度讲,能保值而且增值快,易变现,这样的作品一定是大家梦寐以求的,无疑齐白石作品就具有这些特点。”吕立新称,这些年给朋友推荐的齐白石作品不在少数,有的还在朋友手中珍藏,有的已经私下交流了,还有一些陆陆续续出现在了拍卖市场上,无论以何种方式,其价格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当时购买时的价格。“因此我常说,在书画领域里,白石老人的作品就是永远坚挺的硬通货,当然,这都建立在藏真画、藏好画的基础上,因为市面上仿冒齐白石的伪作非常多。”

徐悲鸿《猫石图》

  相对于齐白石、徐悲鸿,中国近现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的市场价位还远远未到,这也是吕立新一直以来的观点。“就作品而言,宾虹大师的画作文化含量太重,面貌直观上又黑又乱,不像张大千先生等先生的绘画那样靓丽入时,欣赏他的画作确实需要观者与之对应地具备美学修养、文化积淀和人生阅历。所以,理解宾虹大师的绘画需要时间的。他的绘画是画给未来的,是超越时空的,未来他的作品一定是最贵的”,吕立新说。

  齐白石《葫芦秋虫》

  在书中,吕立新也对爱好收藏者有提醒,比如“收藏‘林风眠’要小心”。这是因为,“能买到林风眠真画的人一定是很少的,这还不仅仅是因为林风眠作品的价格比较高,即便你花了足足的真画的价格,你买到的依然也有可能是假画,并且说不清道不明,最后连询个究竟都比较难,这完全是因为林风眠作品作伪的情况比较复杂所致。林风眠作品作伪复杂到连有些国有美术馆收藏的作品及一些权威出版社出版过的作品都难脱假画之嫌”。既然如此情况负责,那么该如何投资收藏呢?吕立新说,首先,一定要特别重视文献资料的完整性,购买时挑选文献资料真实可靠的作品。不要轻易相信是否展览过,是否出版过。其次,除了文献资料,与传统画相比看作品也非常重要。林风眠的画鉴定起来有一定难度,主要因为一方面是他很少在作品上题字题年款,这就让人很难通过书法去判断。另一方面,就是“林风眠”这种类型的作品大家以往接触得不多,了解不深。特别是看作品的色彩、构成等微妙的变化是一般人通常不擅长的。因此,别无他法,只有对比原作细心揣摩研究。

  收藏解惑:“辨识徐悲鸿等大师作品不太难”

  在该书中,吕立新对几位大家耳熟能详、却假画频出的近现代大师的作品给予了辨真伪的“技术性指导”。

  在吕立新看来,“在近现代大师作品中,我认为徐悲鸿先生的作品还是相对容易辨识的”。“徐悲鸿的作品题材不甚繁杂,相对固定,无非是马、猫、鸡、喜鹊等动物,偶有人物、花卉、山水作品也相对单一,这就使得我们在研究他的技法时相对容易些。另外,仿徐先生的伪作基本上都是根据原作克隆过来的,或是截取原作的局部,或是移花接木将几张画里的元素拼接。作伪者根本不可能具备徐悲鸿大师那样形神兼备的写实功力,所以伪作大多是有其形而无其神,笔墨僵死,形象呆滞,更无气势可言。辨别徐悲鸿的作品还有非常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徐先生的书法水平极高,若作伪者能仿得绘画三分像,一看书法款识也就马上露出了破绽。仿画相对容易,仿字就难了。如果你想研究徐悲鸿大师的作品,就买上一本徐悲鸿纪念馆出版的权威大画集,拿作品与之比对,真伪立辨”。

黄宾虹《宋故行宫图》

  对于作品少、难鉴定、价格高的潘天寿作品,是否就是完全不好收藏呢?吕立新给了普通藏家一些“以小搏大”的建议。“在市场上,潘天寿作品有这样一个现象:只要是有权威出版或者展览等信息能证明作品是真迹的,价格都会卖得比较贵。而没有文献资料能证明的,价格往往会相对低很多。但事实上,在没出版过的作品中也不乏潘天寿先生的好作品,因为毕竟过去出版展览的条件有限,画家能出版展览的作品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比如,我买的《新放》就属于上面的这种情况,我凭着自己的判断以89.6万元拍下了这幅画,后来潘公凯等专家也觉得很精彩,并编入了大画集,这也是这幅画后来能拍出437万元的原因”。

责任编辑:韩昊
相关稿件